中国枣产区    首页    河北    山东    山西    河南    陕西    新疆    京津    南方    东北    西北
您的位置:中国枣网 > 文化典故 > 正文
您尚未登录,请点击这里登录

童年记忆里的枣子

日期:2019/4/18  来源:百度知道   浏览次数: 836  [打印] 

  五岁前后的景象忽然涌到我的心头。我提着一个小瓦罐,里面装着半罐井水,跟着姐姐和家里人,走进一片林。说是林,其实树长在畦垄上,三两丈远才一棵,并不妨害庄稼。初夏我在地里跑,一定闻到了香味;可是我对香味有感情,却远在成年以后,因为欣赏芳香是要年龄的。我之所以跟着姐姐到林来,一方面是由于游戏的心情,一方面自然还有馋痨的心思。成百上千的子,青里透红,挂在枝头,该多吸引每一个小孩子啊!姐姐举着竿子,学大人打虫,什么虫我不记得,反正不像是北京小孩子说的那种形象可怖的洋拉子。虫子打下来,我就捻起来放在有水的瓦罐里。不过捻不捻全看我的高兴。我只是跟在姐姐后头专拣她错打下来的子罢了。

  人家把我们那边的子叫做“相”。我的母亲姓相,是北相镇人,娘家没有直系亲人,不过总算还有所谓娘家人,偶尔带我回一趟娘家。秋冬之交,车过地头,望见柿子像受了冻似的那样红,就央人摘下低枝的柿子给我吃。我边吃,边跟着车跑,兴致很高,不过没有吃生的兴致高。相大概是从北相镇得名的吧,我对没有亲姥姥家的北相镇也有好感。

  那些可爱的生,个子如同小娃娃的拳头,咬一口,又甜又脆,咬好几口,才能咬完老大的,“囫囵吞”是不行的。我对相的记忆这样深,那年带着孩子们逛北京的西山,吃着樱桃沟的子,清脆可口,孩子们赞不绝口,我这个五十岁的老头子,离开家乡的土地四十多年了,尽管吃过各地方的好,说起子好吃来,还是热情地把安邑县(今为运城县)的子夸成了世界上唯一无二的子。

  孩子们缺乏我的童年,只好将信将疑地由我夸口。过了几年,表弟从猗氏县(今为临猗县)来,带了一包子给我,我指给孩子们看,傲形于色道: “看子多大!肉多厚!”我分了几小包,转送给我的亲戚长辈,孝敬之中,未尝不多少含有夸耀的意思。往往有人问我什么地方人,我的回答总是:“山西安邑人,《史记》上说的‘安邑千树’的安邑。”有一千棵树,还必须是安邑的树,司马迁认为“与千户侯等”,想见安邑子的名气大,来历久了。我怎么能不引以为荣呢?

  猗氏县的子当然也有名,晋朝的郭璞给《尔雅》作注,就指明:“今河东猗氏县出大子,如鸡蛋。”猗氏县和安邑县是近邻,树种自然还是一个。河东的树都应当归在相一类。《尔雅》把河东子叫做“洗大”,小时候我也听人把家乡子叫做“洗”,想必自古以来就有这种称谓,就有这种大的荣誉了。据说陕西邠县有一种子,比“洗大”还大。也许是吧,不过一定还是从河东移植过去的。否则,邠县的人怎么把自己的子叫做“晋”呢?我为家乡的子骄傲。

  站在北京的胡同里,闻着街墙上空的花香,我想起了家乡的子。我明白各地的子有各地子的特色,只是它们和我的童年无关,哪怕是国色天香,我也只能说来话短。是啊,我多想回到五岁前后,在家乡的地头,边拣虫,边吃半青不红的子啊。

 

上一篇: 枣花香
下一篇: 山枣的秘密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郑重声明:
①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枣网 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同本站联系。 联系电话:0317-8800001
        本类 热门文章
        信息搜索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       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